位置: 主页 > 六合开奖 >

【六合论坛】艺术品质押:一场银行与艺术的拉锯战

作者:乐安寺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6-05-01 15:02
  2016年3月,江苏宏图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拟发行股份购买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匡时国际”)100%股权。
 
  如果借壳成功,以拍卖中国古代、近现代书画,瓷玉杂项、当代水墨、现当代油画、雕塑等艺术品为主的匡时国际,或许将成为低迷的国内艺术品质押融资的一剂强心针。
 
  “匡时很可能借此转身为一家综合性艺术产业集团,也很可能设立艺术金融部门。”西南民族大学旅游与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马健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要做大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最适合的主体是拍卖公司。
 
  在他看来,银行外聘的“专家”不能对鉴定结果负责,而精品往往涉及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资金。与典当行、银行相比,拍卖行是“行内人”,也可避免道德风险。
 
  多年来,作为艺术品金融化的典型路径,艺术品质押融资一直在艺术品持有者、银行和拍卖机构等相关方之间尴尬逡巡。
 
  在与银行的拉锯中,艺术品持有者一方绞尽脑汁,但银行也需要足够理想的制度设计。
 
  “艺术品质押的特殊性在于每个门类标准不同。”王远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多数银行不愿介入是因为与艺术品市场“不搭”,“银行是要看得特别清楚才会去做,看不清楚就不能做,制度也不允许。何况艺术品行业本身还并不十分规范和透明。”
 
  或许,只有创新模式才能成为解决之道。
 
  银行为何对艺术品说不
 
  马健把当下艺术品质押融资模式概括为常规模式、预收购模式、大机构主导模式和第三方担责模式四种类型。
 
  其中,常规模式与其他动产质押没有本质区别,往往由特殊原因促成,不具有普遍意义和可复制性,是较多采取的方式,但放款总金额不大;大机构主导模式多发生在工艺美术品领域,有比较统一的鉴定评估标准;第三方担责模式只能作为个例存在;
 
  “每年国内所有常规模式艺术品质押放款额加起来,不及潍坊银行一家多。”马健说。
 
  2015年,潍坊银行将可以质押融资的艺术品门类由书画扩大到宝石,并计划涉足瓷器、紫砂壶等,并把业务发展到北京、上海、杭州、西安等市场活跃、藏家实力雄厚的一线城市。
 
  “我们也有藏品库,除对质押品做妥善保管,还针对没有条件保管艺术品的藏家推出寄存业务。”王远军说,截至2014年底,该行累计投放艺术金融贷款11亿元,不良贷款为零。
 
  在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的观察中,艺术品质押与常规业务相比有些“另类”,银行偶尔做一单不难,难的是系统化、有相应机制和团队。
 
  “银行的风控体系与艺术品质押需要的特定服务差别太大。”他分析说,主动整合资源、改变传统业务配置,对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来说工作量巨大。因为这不仅需要相当多的行业积累,比如从艺术市场上寻找大量预收购人,还需要理论创新。为此,潍坊银行专门成立了艺术金融研究中心、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等。
 
  然而,潍坊银行的经验并没有在全国推广开,主要原因是:做一单艺术品质押业务也许能赚几百万元,花的力气却可能是盈利几亿元的传统业务的十几倍,谁愿做呢?
 
  “艺术品不能资产化,很难作为产业要素流通,这需要银行创新来带动体制建构,”西沐对本刊记者解释说:“就像房地产的流转,当它商品化和资产化,并且有法律保证其金融资产的性质、有相关评估和产权管理机构,银行才愿意接受它作为贷款质押物。”
 
  预收购机制实验
 
  2008年,在银根紧缩的大背景下,潍坊银行面临与大型银行的竞争困境,最终决定推出“预收购人机制”,并成为国内艺术品质押融资领域的“实验样本”。
 
  山东省潍坊是中国重要的一级书画市场,有画廊和美术馆2000多家,还有许多艺术品中介服务机构,国内书画界流传着一句话:“全国书画看山东,山东书画看潍坊”。
 
  “潍坊的艺术品质押融资需求旺盛,我们决定尝试以书画为突破口、开展艺术品金融作为特色化业务。”主管该项业务的潍坊银行副行长王远军回忆说,最先碰到的难题是市场和客户的不规范。
 
  一方面是艺术品作为非标商品没有公认的评估标准,另一方面画廊、美术馆数量虽多,但实力、口碑不同,多数是“三无”状态,营业执照、财务报表、交易记录都没有。
 
  对于后者,潍坊银行有严格筛选标准。这对市场形成正向激励:为了得到融资,众多艺术机构开始自觉规范经营和交易行为。
 
  对于前者——这个至今让很多金融机构迷惑和头痛的问题,潍坊银行的选择是“在市场碰到的问题就回到市场去解决”。
 
  最初他们也以房产等作为抵押物开展艺术品质押融资,但很快遇到“瓶颈”:贷款额度始终不高,或艺术家没有房产等抵押物。
 
  这种模式的本质也并非艺术金融。
 
  经过调研,潍坊银行发现,围绕艺术品,做收藏、拍卖、展览的不同人群会形成“圈子”,可以从中挑选拥有良好口碑和实力、且有购买质押品意向的人作为预收购人。
 
  银行推荐合适的预收购人给融资人,双方自行对艺术品鉴定、评估并拿出都认可的估值,银行据此向融资人提供贷款。
 
  融资人与预收购人也会签订艺术品远期交易合约,一旦融资人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则由预收购人获得质押艺术品并负责还清贷款。一般来说,贷款金额为质押品市场价格的3~5折。
 
  这就是后来的预收购人机制。
 
  “这种机制其实是绕过鉴定、估值难题,直接解决最后的变现问题。”西南民族大学旅游与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马健评价说。
 
  “艺术品的鉴定、估值不是银行能做的事,再努力也成不了专家,”王远军解释说:“银行的‘角色’是媒介,我们不关心一幅画到底值多少钱,只要能控制贷款风险就够了。”
 
  银行事先对预收购人的水平、人品、实力作严格审查,其评估标准,除了艺术品交易记录,还包括其名下的美术馆或画廊的经营流水、银行资产及交易信用等;还要评估不同收购人能承担的预收购金额。
 
  现在,与潍坊银行有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往来的艺术机构超过百家,以藏家为主、包括画廊等机构在内的预收购人也接近百家。
 
  西沐对本刊记者表示:“基于预收购人机制,所有艺术品门类都能进行质押融资并做成规模。”
 
  银行与拍卖行的艰难互信
 
  2014年,文化部市场中心统计显示,全国7000家典当行中,有艺术品典当业务的只占千分之五,真正开展相关业务并具有一定规模的只有约20家。
 
  而据中国文化产业智库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艺术金融发展年度研究报告(2015)》统计,2015年银行业艺术品质押融资约20亿元人民币。
 
  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艺术品金融所副所长黄隽看来,典当行依靠所具备的鉴定人才选择艺术品门类,倾向于黄金、玉器、翡翠等。而纯艺术品质押占比微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银行业介入则只有十数年,几乎与中国艺术品市场崛起同步。
 
  “国内很少有银行敢在无担保的情况下提供贷款,潍坊银行的预收购人其实也是担保人。”她分析说。
 
  也有银行与拍卖行合作的案例:在拍卖行拍得的艺术品,买受人以此为质押向银行借款,拍卖行可作为担保,贷款额度大多为市价的50%。
 
  潍坊银行与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等也有合作,但没有通过拍卖行低价处理质押艺术品。
 
  “一些客户有短暂资金困难,会从其他途径想办法。”王远军说:“银行贷款远低于质押品市场价,没人愿意低价处理来偿还贷款。”
 
  在马健看来,银行与拍卖行合作的最大障碍是缺乏互信。毕竟,专家估价不是行家估价,拍卖行给银行的报价与市场价也许并不一致。
 
  “双方都想降低自身风险,很难找到折中方案。”他分析说,控制风险必然面临鉴定等高企成本,降低成本则只能承担高风险,“只有交易成本内部化才能避免这些问题。”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规定,拍卖机构不得拍卖自有财产。这使拍卖公司在变现客户质押艺术品时存在障碍。于是,由关联性公司从事放贷业务成为另一种选择。
 
  2014年6月,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了“嘉德文化集团”,下辖嘉德拍卖和嘉德投资两家公司,后者就主要负责关联业务。
 
  “艺术品市场相对小众,国外艺术品质押融资规模也不是很大。”黄隽解释说,艺术品交易被称为另类投资,因为它是精神文化需求,并非人人需要,何况当下的艺术品市场价格已被推得很高,非一般人能参与。
 
  不过,据王远军观察,当下市场的萧条并未给艺术品质押融资带来太大影响。
 
  “对这项业务感兴趣的金融机构也增多了,很多同行都来潍坊银行‘取经’。”王远军说:“经过多年摸索积累,也许艺术品质押融资自身也到了有所突破的时间点。”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版权所有:青川县乐安寺乡人民政府 网站备案:蜀ICP备1201097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