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众博娱乐城 >

【众博娱乐城】16岁少年在校受欺凌中考前离校 曾割腕自杀

作者:乐安寺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6-05-17 15:34
  离中考没多久了,广德县滨河学校九年级学生小飞宁愿在家看书也不愿去学校。今年2月23日,寒假后开学第一天,他在学校用玻璃割腕。小飞的父亲告诉记者,孩子在学校长期受同学大明欺负,被迫打开水、洗衣服,不从就会挨打,今年1月5日,大明甚至在课堂上殴打小飞。但是滨河学校校方称在课堂打架事件之前并未接到小飞或家长的反映。目前,大明已被取消住宿资格。
 
  [事件回放]少年割腕 称在校屡受欺凌
 
  在广德县城做保安的黄师傅告诉记者,儿子小飞今年16岁,孩子性格内向,五岁的时候母亲就离婚出走了。
 
  小飞上七年级的时候,就曾表现出不想上学,黄师傅当时不知情,还是逼着他去上学,到了八年级,儿子才渐渐透露,学校有人欺负他。黄师傅说当时他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反映,但是没有下文。
 
  今年1月5日,黄师傅接到学校电话,说小飞在学校出事了,他赶到学校一看,孩子的半边脸都肿了,说是被大明打的,就在课堂上,当班老师竟没有制止。
 
  黄师傅拿出几张当时拍的照片,照片上,小飞的脸部有明显伤痕。事后经过协调,大明的家人赔偿了1500元钱,但是小飞的处境似乎并未改善。
 
  今年2月23日,寒假结束后开学的日子。当天下午,老师在课堂上点名,没发现小飞,于是联系黄师傅,并在全校搜寻。黄师傅说小飞后来在一个楼梯下的角落被发现,“用玻璃割破了手腕,地上流了一摊血,被架出来的时候,脸色很白,眼睛都睁不开了。”
 
  那一次,小飞住院治疗了近一周,随后便一直在家自学。
 
  [记者调查]内心独白 身心害怕再受伤
 
  昨日,记者来到小飞家中,试图走进这位16岁孩子的内心。
 
  小飞坐在床边,手里摆弄着一瓶饮料,始终低着头,对记者的问题,往往报以沉默,即便回答,也是寥寥几个字。
 
  黄师傅递给记者一页打印纸,上面有一段话,据说是小飞写下的一段内心独白,写时,离割腕事件已三个月。“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得(的)心痛、心碎、空虚、孤单,只有那流不尽的泪……身心感受不到安全,身与心害怕再受伤,身与心想保全自己想要的尊严……”在这段话里,充满了“失落、无力、悲愤、空虚、孤单、流泪”等类似词语。
 
  在小飞的房间里,摆满了各种课外读物和字典,爷爷说,孙子小学时成绩很好,平时也很喜欢看书。现在,记者问起小飞以后的打算,他却说,不想读书了。
 
  同学佐证 被强迫打水洗袜
 
  小强是小飞的同学,去年12月离校,他称离校是因被大明欺负,“叫我们给他打水,洗袜子,不从就要挨打。”
 
  小强、小飞和大明都在一个宿舍,同宿舍共有七八个学生,小强说每次被欺负的都是自己和小飞,大明要求他们为他打开水、洗衣服、洗臭袜子,如果不干的话,就会被大明等人按住手脚殴打,几乎每周都会挨打。“打了还不让跟家人和老师讲,讲了就会打得更狠”,因此小强也不愿意告诉家人,直到有一次挨打后被父亲发现。
 
  小强的父亲龚先生告诉记者,去年11月份,一次小强回家洗澡,家人看见他身上有伤痕,追问之下才知道儿子被打了。龚先生一边带着儿子到县医院检查,一边联系学校老师。老师把大明的父亲叫去,双方家长见了面,伤势没有大碍也没花多少钱,龚先生没要赔偿,只要求对方不再欺负儿子。但是一个月后,儿子就不愿意上学了,至今辍学在家。
 
  被指施暴 “我们也是受害者”
 
  昨天下午,记者与大明的父亲陈先生取得联系,他介绍,这次事情出来后,他的儿子现在也没有继续到校读书,而是在家自学。
 
  陈先生表示,自己儿子与小飞发生打架后他也去了,小飞的伤势看上去也挺严重的,当时自己给了足额的医药费,双方沟通也挺好的。
 
  但是对于儿子长期在学校欺负同学的事情,陈先生表示,儿子没有告诉他,老师也没有通知过他。在他眼里,平时儿子“相当听话”。
 
  对于事情发展到目前这一步,陈先生认为,“我们也是受害者,小孩小学成绩挺好的,到初中两年半时间就变成这样。”
 
  [校方回应]学生教室打架无人制止?学校:看班老师没发现
 
  昨日下午,本报记者来到滨河学校,采访了学校德育处主任郑克君。
 
  根据郑克君的介绍,今年1月5日当天学校晚自习的时候,他担任值班巡视,当巡视到九(2)班的时候,发现小飞和大明扭打在一起,大明将小飞的脸部打伤。郑克君称当时就赶忙上前制止。
 
  既然是晚自习时间,看班老师为何没有及时上前制止?对此,学校解释称看班老师并未发现打架。
 
  事情发生后,学校对大明进行严肃批评教育,并作记过处分,取消其住宿资格。
 
  学生在学校长期受欺凌?学校:没有接到过反映
 
  记者就小飞反映在校内长期遭受欺凌一事,向校方进行核实,但校方和广德县教体局都称,在1月5日的打架事件之前,并未接到小飞或其家人向学校反映。
 
  班主任吕老师说,小飞的性格非常内向,他也没有接到过小飞反映遭受欺凌。不过,小强的家人确实曾找到学校,称孩子在校内被打。
 
  广德县教体局法规与安全卫生科科长刘家华说,如果教育局知道学校存在欺凌现象,肯定会及时找到校方,但是他们并未掌握此类情况。
 
  [部门回应]全县中小学排查校园欺凌
 
  事情发生后,广德县教体局介入调查处理此事。广德县教体局向记者出具一份《关于滨河学校校园欺凌事件的情况说明》的书面回复。
 
  回复称,4月12日,小飞家长来教体局上访,提出退费和转学、转班等诉求,该局当天下午赶到滨河学校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处置办法,学校通报事情经过并对家长提出诉求进行答复,因距离中考仅两个月,建议不做转学和转班安排,学校无权开除大明,已按家长要求全额退回伙食费。并提供两条方案供家长选择:一是采取走读,早送晚接,同时承诺小飞在校期间不会受到欺负和伤害;二是采取在家自习,学生在目前复习阶段可电话联系班主任和授课老师予以解答。随后家长并未答复,小飞也仍未返校。
 
  该局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做好小飞返校工作;鉴于其特殊情况,答应为小飞换班、换宿舍,乃至转学;对其心理影响,及时做好辅导和疏导;开展全县中小学校园欺凌事件的排查、治理。
 
  在采访中,刘家华多次表示,“校园欺凌”这个词并不准确,他认为这是一起偶发事件,不存在长期过程。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


版权所有:青川县乐安寺乡人民政府 网站备案:蜀ICP备12010974号-1